58加盟网 |移动站 广告合作:13288189991 全国服务热线:07522278825 客服QQ:1107379747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零售资讯 > 芭比娃娃批发(芭比娃娃批发市场在哪个地方)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58创业网提示多做项目考察!

芭比娃娃批发(芭比娃娃批发市场在哪个地方)

更新时间: 2021-12-11 06:54 作者: 58创业 点击次数: 
缙庄自助
缙庄自助 ¥10-20万

所属行业: 自助火锅

品牌源地: 四川省

公司名称: 

好鸟枝头亦朋友,落花水面忆故人芭比娃娃批发。

我这辈子有一个亦师亦友的亲人芭比娃娃批发,她就是我继母。

我第一次看见继母是七岁的时候芭比娃娃批发。我从河北农村来北京。我爸爸的工作“调动”了,从扫大街改当局长了。这在的工作调动,文革结束时,一点不奇怪!

这位官复原职的大干部,开始寻觅新的革命伴侣了。我亲妈在文革中去世了!我老爸参加了“大姐”(我老爸这么称呼我娘)的追悼会。悲痛欲绝……

这么悲痛了不到一年,一位年轻的革命青年,满怀对老革命的敬仰之情,走进了我们家。这在大院干部家庭里是常事。我们一帮孩子们在一起经常会问: 你和你弟(或是你哥)是一窝的吗?

“革命路上常分手,一样分别两样情。”

我娘的一位朋友也是老干部,和她前后脚牺牲的。级别都差不多。那位叔叔的遗孀到今天还是老大姐身份呢。(所谓老大姐就是她没改嫁)但是,老大哥们…… 嗨!两样情吗!

我小时候的孩子们不像现在,娇生惯养的。我们那会儿七岁就是大孩子了!我觉得自己是个大姑娘(我姑姥姥她们也这么说)可一进门就遇到另一个“大姑娘”,就是我继母。

说实话,我特别不支持老夫少妻。这种婚姻它不科学!

首先,继母没法做母亲。一个活泼可爱的,梳俩小辫的,二十出头的女孩儿,每天早上还得等老丈夫给梳头呢?她怎么照顾另一个孩子。我那时天天跳脚喊:“老爸,我也要你给我梳辫子!”俩闺女,弄的老头上班老迟到。反正继母有的,我都得有。我要求老爸:“一碗水端平!”

我爹是个高个子,瘦瘦的,前额有点半秃还两鬓斑白的大叔。快五十了。天天看着我和他的小媳妇开打,他一点没辙!

再一个就是各位亲友的助力了。

首先,我姥姥让我管继母叫: 妈妈。

我们是满族家庭。妈妈这个词,在我们的语言环境里就是高级保姆的意思。(看看红楼梦就明白了)和母亲毫无关系。这其中大有深意呀。我老爸其实也知道,他装不懂!继母是上海人,她不明白,她还美呢!

老爸每次出国,一回来。箱子必须当着我的面打开。礼物我先挑。一次,好像是西德人送了一套芭比娃娃。五个小人,再加上一些配置品。什么小桌子,小沙发,小梳妆台……

继母一见,眼睛都亮了,她爱不释手。我其实是个假小子,皮猴一个!对于什么娃娃从来没有兴趣。我那时天天进进出出都带着孙悟空的塑料猴脸,举着金箍棒,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德国人哪里知道。他们只知道这位中国官员有一个小女儿,所以私人礼物选择了芭比娃娃。我不屑一顾,可继母一见倾心。

“洋囡囡呀!好漂亮呀!”她上来就摸摸索索的想拆开包装。

我一挥金箍棒说:“住手,我的!没你的份!”

继母眼巴巴的看着老爸。老爸只能劝她:“算了,下次给你带,这次先给宁宁。”

我们家从来如此。要是我一不高兴了。我姑姥姥能立马就到,老太太阴阳怪气的“排喧”我老爸一顿。我老爸特别怕我妈的娘家人。无论老太太怎么说,他只能听着。还得“立身听训”。现在想起来,老爸好像也不容易!

我带着保姆,扛着战利品回家了!“师傅,我化缘回来了!”我那时生活西游记化,管我姑姥姥叫师傅。“师傅”看了看我的战利品芭比娃娃说:“这娃娃做的不喜兴,瘦的小鬼儿似的,给你当妖精吧,以后就打她得了,别动我的枕头的。”

自此,芭比娃娃在我这里,成了“一众小妖”,都吊起来,供我练棍术!

后来不久,继母被老爸打发来给我送新鲜果子,一见芭比,心疼的颤声叫着:“作孽呀!”我姑姥姥说你喜欢,就拿走吧,宁宁打腻了,厢屋里还有几个这样的小鬼儿,胳膊腿都不全了,你都拾掇走吧……

我这人打小就没常性,小鬼儿早忘了。反正又有新玩具了。

可没多久,我去老爸那里,看见了奇景。

小鬼儿们都把胳膊腿上好了。还穿上了毛衣,裙子,带着小包包。都是继母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真好看呀!她们或站或坐,摆在梳妆台边的矮柜上。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像要去结伴做客的小伙伴。

皮猴儿又犯坏了!

她抡起金箍棒一通横扫,小鬼儿四下飞舞,继母魂飞魄散!

她睁睁的看着我,突然大哭一声:“老滕,你管不管你女儿,她在干坏事呀!”

老爹跑来一看也气了!

“你不要了给妈妈了,怎么还破坏呀!你知不知道人家花了多少时间才修好的呀!这么小的孩子,还是少先队员,怎么不知道尊重别人的劳动果实呢?”

我一见老爸生气了,也蔫了。扭头就跑,一边哭,一边跑,一口气回了姑姥姥家。

老太太一见我哭了,立刻不干了。

一个电话叫来了倒霉的“老滕”。接着“庭训”。

“一个玩具,怎么玩不是玩,她不会哄孩子,还让孩子哄着她。我看叫她妈妈都多余……”

和历次与继母的战争一样,无论什么过程,最终“伟大胜利”还是属于我!

我后来听说继母又哭哭啼啼的给小鬼儿们装上胳膊腿了。但是,她把小鬼儿锁在柜子里了。后来特地又买了一个玻璃柜子,安放小鬼儿。

小鬼儿们,啊!不对,是芭比娃娃们最终穿上了漂亮的裙子,带着头花,在小蕾丝地毯上安了家!

又过了几年,弟弟降生了。

在一个夏天的午后,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白白嫩嫩的小宝宝。继母大方的让我抱了一会,我真喜欢呀!

弟弟和我大相径庭。他是继母的宝贝。老滕的老来子!也是我的小天使。

他特别乖!谁都可以抱。总是笑笑的。怎么折腾都不哭。大一点了,他就可以安安静静的和妈妈一起弹钢琴,玩积木,做针线。他甚至五岁就会织毛衣了!

但是,让我奇怪的是,他和继母一样,特别喜欢芭比娃娃。

每天晚上弟弟自己回卧室睡觉前,要亲亲老爸,亲亲妈妈,然后走到玻璃柜前,挑选一个芭比娃娃,抱着她,陪他一起睡觉。(如今看来这个习惯可能不太好。但是,那时候我们都没往其它地方想…… )

我很后悔,那些小鬼儿都是我打坏的,看他还是那么喜欢,早知道我就不嚯嚯了。都给他留着!

我那时出格的坏事没少干。继母经常被我欺负的直哭。看着这个大姐姐委委屈屈的,我心里就挺高兴的。不知为什么会这样呢?我到现在也想不通。可能是觉得她夺走了老滕对我的爱吧!

我好像没法区分什么是夫妻,什么是父女。

如今好多人都希望“丈夫宠我如女儿”。我不理解,夫妻是夫妻。女儿是女儿,这不一样呀!

好多年后,我又看见四十多岁的弟弟,“子继父业”,给他年轻如女儿般的小媳妇梳头发,扎小辫,看的大妈我唏嘘不已……

他是停妻再娶呀!明明有一个才貌相当的平辈妻子呀!那位还活着呢?

那位妻子为此流了好多眼泪了……

再说继母。丈夫的宠,丈夫的疼,都打不过自然规律呀。他早走了!

四十守寡的继母在人间回忆着老滕。一直回忆到今天。她已经得了海默症了。痴痴傻傻的在北京老滕留下的寓所里,等待着开会未归的丈夫!

那天弟弟来了。一个瘦高的大叔,一身淡蓝色的衬衫,发际线后移也快半秃,带着白金眼镜,静静站在门口……

保姆拉来继母:“看看谁来啦?”

继母一见,哭着跑过去了,紧紧的抱着他,把头靠在他胸前,低声说道:“你可回来了!不去开会了好不拉!”

她和父亲一共才生活了十二年。父亲去世时她还是风姿绰约的大姐姐呢!

可就这十二年里,我还老惹她哭,想来,真不该呀!

青松映红梅。可知红梅苦!

十大品牌排行榜

更多+

创业故事

更多+
在线
咨询
在线
留言
关注
微信
APP下载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