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加盟网 |移动站 广告合作:13288189991 全国服务热线:07522278825 客服QQ:1107379747
当前位置: 首页 > 成功故事 > 2020知到创新创业课答案(知到大学生创新创业课答案2020)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58创业网提示多做项目考察!

2020知到创新创业课答案(知到大学生创新创业课答案2020)

更新时间: 2021-12-15 10:22 作者: 创业平台 点击次数: 
煲来乐煲仔饭

所属行业: 煲仔饭

品牌源地: 江苏省

公司名称: 

2020知到创新创业课答案:选择2020知到创新创业课答案好吗?

2020知到创新创业课答案

该报首席记者何丽萍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公众对生命健康的关注度急剧提升,这给这一领域带来了新的机遇,也考验着投资机构的“眼光”。日前,本报记者走进SDIC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DIC创投”),与SDIC创投总经理高爱民一起,阐述了他们对这个面向人民生命健康的行业的理解和投资理念。

过去的2020年,SDIC创投荣昌生物正式在港交所主板上市,以39.9亿港元创下2020年全球生物科技IPO募资纪录;公司研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引领创新mRNA药物和传染病疫苗的研发,实现了中国mRNA疫苗的“零突破”.

2016年,为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加快国家重大科技成果转化,科技部与中国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DIC集团”)发起并共同设立了国内首个以国家重大科技成果转化为重点的基金。SDIC创业是SDIC集团按照市场化方式专门设立的管理人,此后开始了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投资的探索与实践。

目前,SDIC创业管理国家科技重大专项成果转化基金(以下简称“重大专项基金”)、SDIC京津冀科技成果转化创业投资基金(以下简称“京津冀基金”)、SDIC高新(深圳)创业投资基金(以下简称“深圳基金”)、SDIC(宁波)科技成果转化创业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宁波基金”)、SDIC(广东)科技

据介绍,截至2020年底,包括重大专项基金、京津冀基金、深圳基金在内的三只基金已完成募投任务,全面进入投后管理退出期。

高爱民指出,SDIC始终践行“投资早、投资创新、投资团队”的方法论。

“早期投资是指投资于新技术及应用的早期阶段、项目成长的早期阶段、技术市场化的早期阶段和政策开放的早期阶段,并伴随项目长时间大幅度成长。投资创新是指投资科技创新、技术创新、产业创新,重点是投资模式和资本运营创新。投资团队是指既投资有运营能力的优秀科学家和能容纳科学家的优秀管理者,又寻找有产业野心的优秀企业家。”高爱民在接受本报(www.thepaper.cn)记者专访时表示,既有基金投资科技成果转化的天然使命,也有大势所趋。“否则,它可能跟不上快速变化的市场环境,这也在迫使我们。团队。”

基础成果转化环节“缺位”与“补位”

在生命科学发展的第三次革命背景下,与人类健康相关的医学创新正迎来前所未有的推动力和多样化。

在《The Paper》(www . thepaper . cn)参加的一场研讨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重大科技专项重大新药创制技术负责人陈开贤提到,“精准医学和个性化医学、基因编辑技术、肿瘤免疫治疗、以CAR-T为代表的细胞治疗、生物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再生医学和干细胞技术、抗体偶联药物开发、新药发现等的发展,是当今世界的许多新战略和新技术。”

全球化的创新氛围也在深刻改变着中国医药产业的发展格局。“过去20年,可以说中国生物医药产业是靠创新驱动、不断崛起的。”陈凯先这么说。

这个时期是前所未有的。目前,中国的前端研究已经不是过去的样子了。大学和研究机构在CNS和其他顶级期刊上发表了大量文章。一旦产品是m

我们缺少什么?“R&D与工业化的转化纽带是目前科技创新的薄弱环节。聚焦‘缺位’的转变和适时的‘补充’,是SDIC创业的使命和方向。”高爱民说。

在SDIC以往的投资案例中,由各大专项基金投资的荣昌生物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2017年6月,荣昌生物还未脱离位于山东烟台的荣昌药业,荣昌药业早期在痔疮治疗领域颇有名气。当时荣昌生物承担了十余项国家科技重大专项任务,同时有十余项生物创新药物在研,正进入临床试验关键阶段,急需大量研发经费。SDIC创业生物医药团队项目负责人回忆,“当时他们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路,那就是做1.1种原创研发创新药。在最困难的时候,市场上所有知名机构基本都看了一次,但很少有人有勇气投资。”SDIC创投及时发起并牵头多家私募基金共同出资,支持荣昌生物10亿元的融资需求。本轮融资显然是“为了荣昌生物”

及时雨”。2020年3月,国投创业继续出资参与荣昌生物新一轮增资,加速推进新药临床试验。2020年11月9日,荣昌生物正式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以39.9亿港元创下2020年全球生物技术IPO募资最高纪录。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3月12日,荣昌生物宣布,全球首个用于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SLE)的“双靶”一类生物新药——泰它西普(RC18,商品名:泰爱)获得国家药监局上市批准。这也标志着我国在治疗系统性红斑狼疮新药研发领域走在了世界前列。


高爱民认为,在生物医药火热发展的同时必须冷静地看到,创新药的开发漫长且充满挑战,“一个新药从开发到上市往往需要10-15年的时间,不间断的资金支持是确保初创新药企业不断前进的核心要素”。


总结目前的生物医药投资版图,高爱民细数,新药创制、安全性评价、模式动物、临床设计、工艺放大等整个药物研发的产业链已均有涉及,他认为串联整个产业链有两个好处。“第一,投资后可以借助产业平台为提供增值服务,为企业赋能;第二,这也有助于我们判断早期项目的可行性,大幅度地降低风险。”


全球角度下看中国的本土创新


生物医药领域的投资是充满不确定性的。颠覆式创新层出不穷,如何把握住浪潮?


高爱民认为,国投创业生物医药投资要拥有全球视野,一只眼睛盯着全球各个大实验室的源头创新;另一只眼睛要盯着产业,着眼于产业整合,帮助已投企业做大做强,并积极探索国际市场的开拓和合作机会。


需要注意的是,中国现阶段在医药创新方面仍主要为模仿创新。陈凯先在前述研讨会上谈及,“建国以来,第一个阶段可以讲是跟踪仿制阶段,建国初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基本上是依靠仿制药,生物药则基本为零;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面临一个重大转折,推进新药创新体系,这是模仿创新的阶段。”


尤其要提到的是中国于2008年启动实施的重大新药创制专项。该专项旨在使中国从以仿制为主逐渐转变为以创制为主,实现从医药大国到医药科技强国的历史性转变。专项启动以来,截至2020年底,中国诞生了68个I类创新药,新药创制速度明显加快。


“重大专项是一座‘投资富矿’和‘金字招牌’。国投创业投资生物医药项目中,直接承担重大专项研发任务的项目数量比重超过三分之一,投资金额接近一半,并围绕为国家重大新药创制提供支撑的企业展开全面投资布局。”高爱民表示。


陈凯先称重大新药创制专项为“成绩斐然”。但他同时提醒,“药是新药,化学结构是新的,有我们自己的知识产权,不侵犯人家的专利,但是它所依据的靶点、依据的作用机制还是人家先发现的,所以说从这一点来讲是模仿的创新。”这也就是国内熟悉的“fast follow”。“未来希望能做到‘first in class’,由中国人先研发研制。”陈凯先表示。


尤其在过去的4年时间里,中国创新药的实力“有了显著提升。”这背后有重大新药创制专项支持、大批科学家回国创业、药物监管工作改革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贡献。


据统计,2007-2017年中国创新药“licence-out”数量总共19个,2018年9个,2019年9个。而2020年截至11月底,中国创新药“licence-out”数量已超过17个。


尤其引发业界震撼的是,2020年9月,美国生物制药巨头艾伯维公司(AbbVie)与中国生物科技公司天境生物达成授权协议,跨国药企首次以近30亿美元的高价授权购买了中国自主创新的生物药产品,刷新了中国创新生物药的对外交易纪录。国投创业投资的药捷安康与LG Chem达成3.5亿美元合作,位列2020年中国企业对外license-out的前十大交易。


国投创业团队总结道,过去5年来,我国本土生物医药创新无论临床数量还是新药获批,都呈稳步上市趋势。而新冠疫情发生后,全球生物科技研发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竞争的层面,资本加快流入,进一步加快了我国医疗健康产业创新创业的步伐。


他们同时提到,未来中国的生物医药投资将向价值投资进一步回归,“只有真正具有临床意义和价值创造的企业才能维持产品价格体系。”而对于投资机构而言,则需不断增强自身的专业素养,依靠认知的理性找到具有稀缺性的创新企业。


责任编辑:李跃群


校对:施鋆


创业的说法智慧树

十大品牌排行榜

更多+

创业故事

更多+
在线
咨询
在线
留言
关注
微信
APP下载
返回
顶部